泰国:《三国》引领中国文学热
2019-12-09 18:21 来源:未知
泰国:《三国》引领中国文学热
阳江日报

  “三读《三国》者不能交”,这是泰国的一句俗语,意思是《三国》读得多的人计谋太多,不能深交。这与中国“老不看三国”的说法十分类似。不过实际上,在泰国“三读三国”的人还真不少,孔明是智慧的化身,刘关张是生死之交的代名词,泰国人对这些故事都很熟悉。

  《三国》里的一些章回甚至进入了泰国的教科书。朱拉隆功大学的大学生麦塔薇告诉记者,高三课本中就有一课选自《三国演义》的“屯土山关公约三事 救白马曹操解重围”。此外,“草船借箭”等章节也被改编成中学语文课文。

  随着华人移民迁入泰国,《三国演义》也开始在当地传播。1802年,吞武里王朝时期的帕康亲王专门组织人将《三国演义》翻译成泰文,取名《三国》。不过,真正使《三国》流行起来的功臣当推泰国著名的家和杰出作家克立巴莫。克立巴莫出身王族,曾出任过议长、部长和总理等职。他1975年3月出任总理伊始,就宣布泰国决定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。时年6月,中泰实现关系正常化,应周恩来总理邀请,巴莫对中国进行了正式友好访问。

  这位中泰建交的元老,也是著名的《三国演义》研究专家。他仿照“三国文体”创作了历史小说《资本家版本三国演义》和《终身丞相曹操》,抨击20世纪50年代的泰国,在泰国各界引起强烈反响。

  泰国史专家陈辉曾指出,《三国》等中国古典历史演义故事的翻译,对泰国文学创作产生了很大影响。受中文表达方式的影响,译文简洁明快,比喻形象生动,带有特殊的中国韵味,被人们称为“三国文体”。小说的内容和表现方法也多为泰国作家所借鉴。除了巴莫的历史小说,泰国著名诗人顺吞蒲创作的叙事长诗《帕阿拍玛尼》,在人物性格的塑造和战斗场面的描写上,都有明显的中国小说的影子。

  《三国》翻译的成功,掀起了泰国读者的三国热,还引发了对中国古典历史演义故事的翻译热。据了解,《说汉》、《韩信》、《隋唐》、《水浒传》等,至少有30部中国历史演义故事被译为泰文。

  中国古典文学还影响到泰国其他的一些文化艺术形式。泰国产生了不少以《三国》的故事为题材的戏剧和说唱文学作品。泰国木偶有中式木偶和泰式木偶之分,中式木偶类似于中国潮汕手套式木偶,通过手指运动操作木偶的各种动作,表演的剧目多是中国古典文学作品,包括《三国》、《岳飞传》等。

  1949年之前,中国文学作品在泰国的翻译出版主要是受泰籍华裔的影响。1949年之后,尤其是中泰建交之后,中国更为积极主动地向泰国推介古典和现代文学作品,两国的文化交流日益频繁。

  在中方的积极推动和王室高层的支持下,不少中国古代的经典书籍,比如《中国古代诗选》、《论语》、《道德经》、《孙子兵法》等被翻译成泰文,很多中国现当代作家的优秀文学作品也在泰国翻译出版,如巴金的《家》,茅盾的《子夜》,鲁迅的《野草》,郭沫若的《奔流》,老舍的《月牙儿》,以及《敌后武工队》等。这些作品都深受泰国读者喜爱。

  泰国诗琳通公主也是一位中国文学爱好者。她亲自翻译了一些现当代作家的作品,如巴金的散文《爱尔克的灯光》、王蒙的小说《蝴蝶》、方方的小说《行云流水》等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中国明代思想家袁了凡所著的《了凡四训》在泰国也广为人知,泰国上百家出版社出版过此书。袁了凡融通儒道佛三家思想,结合大量真实生动的事例,告诫世人不要被“命”字束缚手脚,要自强不息,改造命运。这样一本励志书成为泰国人的“心灵鸡汤”,是与《三国》影响接近的超级畅销书。